面条宇宙无敌好吃

你想走去哪吗?
问你总不回答
一定很美好吧
我也看不到了

【咕咚】追踪(01)

写在前边的话:

·刑侦AU

·设定顾顺比李懂大一岁

·对这方面的知识实在是匮乏,有出错的地方实在是抱歉!

·ooc注意

脑子里想这个故事的时候觉得他们破案可真帅啊,写起来才发现真的难……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写没了……

以上能接受的话请继续往下看w


----------

-

  “死者身上有被殴打的痕迹和大量的勒痕,并且从鼻腔的残留物中检测到了大量的乙醚。致命伤在右手手腕,有一道长五公分的切口,死因是失血过多。死亡时间是在昨天凌晨1:00-2:00左右。”陆琛说着,绕着躺在停尸床上的尸体转了一圈。突然,他发现死者的右手食指的指甲缝里面有红色的小颗粒。陆琛拿起镊子小心的把它夹了起来放进了试管中。


  “这是什么?”李懂问道。


  “这就得等到检验报告出来再说了。”

 

-

 

  “哎哎哎,大家都停一下手头的工作啊。”


  大家闻言都朝杨锐的方向看去,发现他后头还站了一个新来的。不过这不是隔壁队的顾顺吗?据说上一年一个任务出了意外,他一个人徒手干翻了14个劫匪,听说当时劫匪手里头还有武器呢,这段故事都快被传成神话了。


  “这是上边调派过来顾顺,暂时接替罗星的位置。”杨锐说着顿了顿,又看向李懂“李懂,你们两个好好配合。你手头的这个案子你们两个一起做,你先带着他熟悉一下。”


  对于罗星,李懂觉得很内疚。因为要不是他替自己挡了那么一枪,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他了。本来李懂想要等着罗星回来,但是前几天他听说上边要派一个人过来填补空缺,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调过来的居然是顾顺。


  不过现在破案紧急,李懂甩开脑子里面的其他想法,拿起来桌子上的资料向顾顺示意了一下就朝一边的会议室走了过去。两个人拉开凳子坐了下来,李懂把手中的文件递给了顾顺。


  “死者女,叫张梅。尸体是在河边发现的。她有一位丈夫,但是去走访的时候听邻居说二人最近处于分居状态。”


  李懂说完顾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不过上边写着河边可能不是第一现场,所以我要再去河边看一遍,你认识去那里的路吧?”


  “嗯。”


  “那我们现在就走。”

 

-

 

  坐上车之后想要问顾顺的想法就又回到了李懂的脑子里面,比如说为什么当年的毕业典礼没回来参加。但是一想又觉得这个问题特别弱智,人家在外边忙着当卧底呢,怎么回来?


  “你这么多年倒是没怎么变啊李小懂?”冷不丁的顾顺来了这么一句话。


  李懂心想咱们其实也就那么两三年没见吧,我难道还能变成个七八十岁的老爷爷不成?


  “不过你还是比我低。”顾顺说完还笑了一下。


  听到这话李懂在心里头翻了个白眼,“我这叫有发展空间,说不定哪一天就又窜一窜了。”


  “别别别,我就觉得你这身高正好!”


  “正好什么?”


  “呃,没什么,就感觉挺好的。”顾顺挠了挠后脑勺,忍住没把后半句‘抱着正好’给说出来。


  李懂看顾顺也没说的意思也就没再接着问他。

 

  一路上也没多少车,二人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今天的太阳很好,连这么几天阴天终于出了这么好的太阳也真是不容易。


  两个人下了车往前走了一段按距离之后李懂指着前边的一块空地说:“死者就是在这个地方被发现的,是一个早上散步的路人报的警。”停了一下,又接着说“但是昨天的风很大,把这片地方差不多都刮干净了。”


  “现场就是现场,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顾顺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又丢下一句“在这等我一下”就朝着车子的方向走过去,没几分钟拿着工兵铲和卷尺走了回来,把卷尺扔给了李懂然后对着血迹开始往下挖。


  “量量,看看血迹有多厚。”顾顺示意李懂。


  “九公分。”


  “行,回去之后你查一下这里的土地情况,我去和庄羽听口供去。”说完,顾顺拍了拍蹭到衣服上的土,拉了一下李懂往回走。

 

-

 

  进入审讯室之前,庄羽拉着顾顺在门口说:“这个男的叫赵大勇,死者的丈夫。最近几个月和一个叫做李莉的女人走的很近。”


  “行,我们进去吧。”

 

  审讯的是陈设非常简单,一个桌子和几把椅子。赵大勇坐在里面的那个椅子上面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顾顺注意到他穿的是一件长袖高领衣服,现在这个天气还不至于冷到这个地步吧?然后他翻了翻桌子上的文件,问:“你最后一次和你妻子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一个星期前吧。”


  “你们当时都说了些什么?”


  “她当时来找我要钱,一张口就是三十万!说是给了钱才离婚。”赵大勇说起这个情绪变得激动起来。


  “听说你最近和一个叫做李莉的女人走的很近。有人说看见她经常出入你的房子。”


  “她…”赵大勇说话突然变得含糊起来,“她是我的秘书,经常来我家里办公。”


  记完这句话,庄羽在“秘书”两个字上边画了个圈,在旁边打了个问号。


  “前天晚上到凌晨的这段时间你在哪里?”顾顺又问。


  “我前天的时候在和一个客户谈生意,晚上我们喝酒喝到很晚,我就开车送他回家了。”赵大勇停顿了一下,继续说“不过当时我开的是他的车子,我最后打的回的家。”


  庄羽记完最后一笔说“请你在24小时之内不要离开本地,我们可能随时会找你。”

 

-

 

  “哎,顾顺。”李懂看见顾顺从审讯室之后出来叫住了他。


  “我查了查资料并且做了实验,一个正常人的血量以当地土地的渗透程度,最多为十一公分。”


  “也…”


  “也就是说,死者在被绑架之后被凶手带到了这个地方,然后死者被割开了手腕之后失血过多死亡。所以,河边就是第一现场。”顾顺抢在李懂之前把话说完了。


  “怎么样,哥说的对吧。”说着还朝李懂抛了个媚眼。然后他把李懂揽进自己的怀里又说:“到饭点了,走走走,请你吃饭去。听说楼底下有个卖糖醋排骨的特别好吃!”


  李懂推了他一下,还把他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下来。


  “不去,线索还没捋顺,没胃口。”


  “这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啊。再说,你就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小心被压垮。”说完不等李懂回复就把他推进了电梯,带着他往楼下走。

 

  两个人并排站在电梯里边,李懂想着这人还跟以前一样。说要拉着自己去哪怎么说都得给他拉过去。一瞬间,李懂觉得这样恍如隔日。两个人又回到了那个星期六放学后的下午,自己也是被顾顺拉着他家去吃糖醋排骨。哎,你说这人是不是故意的,这拉着他还是去吃的糖醋排骨。

 

-

 

  下午李莉来录口供的时候疑点很多,等说到张梅的时候她一直特别激动的说人不是她杀的,问起案发那段时间她在哪里的时候,她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那天她在朋友家住了一个晚上。


  等到顾顺李懂去她口中的朋友家确认情况的时候那人说最近睡得都不好,但是李莉来的那天晚上来住的时候睡得出奇地香。二人觉得不太对劲,又去调了小区的监控,发现李莉在十一点半的时候从小区出去,三点左右的时候又回来了。那么这三个半小时她去哪了?


  正巧这时候庄羽又打了电话过来,说赵大勇吃饭的那个饭店门口的监控拍到李莉在半夜十二点半的时候把赵大勇的车子开走了,两点多的时候又开了回来。


  “我们马上去检查这辆车车子。”

 

  从车子上取下来的样本很快就送到了陆琛那里去检查,陆琛告诉顾顺说后备箱中的头发的DNA与死者的DNA是一样的,而且轮胎上的泥土和案发现场的泥土是一致的。


  “哦对了还有,之前从死者指甲缝中发现的物质是砖头上的碎屑。”陆琛在顾顺扭头跑走之前补了一句。


  “好的,知道了。”


  顾顺拿着手中的报告找到杨锐,“杨队,这些证据都指向赵大勇和李莉是凶手。” 


  杨锐看顾顺递给他的报告,说:“好,马上实施逮捕!”

 

-

 

  再次询问李莉的时候她还是不认,但是等到把证据都摆出来的时候她一下子就吓傻了,哆哆嗦嗦的就全招了。她说赵大勇先是把张梅约到了一个废弃的砖头房里,然后他殴打了张梅并迷晕了她。最后自己把张梅带到了河边并割开了她的手腕。什么和客户吃饭和朋友居住都是为了给自己做不在场证明的障眼法。


  李懂最后问李莉说:“难道你半夜自己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不会害怕吗?”


  李莉只是摇了摇头说:“都走到这一步了,害怕还有用吗?”

 

  晚上写结案报告的时候李懂有点发愣,顾顺走过来问他说你在这想啥呢?

李懂说:“为了这种男人,值得吗?”


  顾顺没想到李懂是在想这个问题,猛地一下被这话有点问住了。顿了一下,伸手拍了拍李懂的肩膀开口道:“要我说肯定是不值的,况且她还年轻,就把自己的未来都赔了进去。但是话又说回来,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今落了个这么个下场也只能说是她自己活该。”


  李懂歪着头看了看顾顺,他是逆着光站的,李懂有点看不太清他的表情。想了想又觉得顾顺说的有道理,又低头回去写报告了。

 



---TBC



感谢你们的观看!!!

欢迎你们用小红心小蓝瘦砸我


评论(8)
热度(47)

© 面条宇宙无敌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